香山

有一种朋友,叫元稹和白居易


北京痤疮网上医院 http://baidianfeng.39.net/a_yqyy/210111/8578725.html

唐代诗坛,有这么一对极品好友,

诗词唱和三十余年,往来诗篇千首,

志同道合,惺惺相惜,

那就是世称“元白”的元稹和白居易。

公元年,

24岁的元稹与大他7岁的白居易,

一起考上了公务员,

被分配到秘书省当校书郎,

从此命运将二人联系在一起,

无论是遭遇贬谪的事业低谷,

亦或是亲人故去的脆弱关头,

二人都相互陪伴,不离不弃,

成为患难见真情的模范好友。

元稹(年-年),字微之,别字威明,河南洛阳人。唐朝大臣、诗人、文学家。

唐文宗大和三年(年)九月,元稹入朝为尚书左丞。身居要职,有了兴利除弊的条件,他又恢复了为谏官时之锐气,决心整顿政府官员,肃清吏治,将郎官中颇遭公众舆论指责的七人贬谪出京。然而因元稹素无操行,人心不服。时值宰相王播突然去世,李宗闵正再度当权,元稹又受到排挤。大和四年(年)正月,元稹被迫出为检校户部尚书,兼鄂州刺史、御史大夫、武昌军节度使。大和五年(年)七月二十二日暴病,一日后便在镇署去世,时年五十三,死后追赠尚书右仆射,白居易为其撰写了墓志。

公元年,元稹因触犯权贵被贬河南,不久收到了母亲病逝的消息,于是回家丁忧。元稹跟母亲感情很深,八岁时他父亲就去世了,是母亲一个人把他拉扯长大,家庭贫困上不起学,他的知识都是母亲教的。

元稹回家丁忧后又没了俸禄,让这个原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。

耿直的白居易挺身而出:

你没工资,我养你呀,

伯母的墓志铭,我来写吧!

白居易(年-年),字乐天,号香山居士,又号醉吟先生,

祖籍太原,到其曾祖父时迁居下邽,生于河南新郑。

是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,唐代三大诗人之一。

白居易的诗歌题材广泛,形式多样,语言平易通俗,有“诗魔”和“诗王”之称。

官至翰林学士、左赞善大夫。

任左拾遗时,白居易认为自己受到喜好文学的皇帝赏识提拔,故希望以尽言官之职责报答知遇之恩,因此频繁上书言事,并写大量的反应社会现实的诗歌,希望以此补察时政,乃至于当面指出皇帝的错误。

白居易上书言事多获接纳,然而他言事的直接,曾令唐宪宗感到不快而向李绛抱怨:“白居易小子,是朕拔擢致名位,而无礼于朕,朕实难奈。”

这份深情,元稹记在心里。

5年后,白居易的母亲病逝,墓志铭是由元稹写的。

当时元稹被贬江陵,无法亲自吊丧,委派侄子专程前往代表自己吊祭。

深知好兄弟守丧期间经济拮据,虽然自己手头也不宽裕,却三次寄钱资助白居易,总计有二十万。

关于这一段,白居易在《寄元九》一诗中这样说的:

三寄衣食资,数盈二十万。

岂是贪衣食?感君心缱绻。

《寄元九》原文:一病经四年,亲朋书信断。穷通合易交,自笑知何晚。元君在荆楚,去日唯云远。彼独是何人,心如石不转?忧我贫病身,书来唯劝勉:上言少愁苦,下道加餐饭。怜君为谪吏,穷薄家贫褊。三寄衣食资,数盈二十万。岂是贪衣食?感君心缱绻!念我口中食,分君身上暖。不因身病久,不因命多蹇。平生亲友心,岂得知深浅?

二十万对元稹来说多不多?

在白居易同时期创作的诗中可以找到参考:

“俸钱四五万,月可奉晨昏”。

此时的白居易是京兆尹户曹参军,是个负责民政和财政的京官,他个人对此十分满意,所以才写了暴露工资的《初除户曹,喜而言志》一诗。

而元稹呢,被贬为江陵士曹参军,在地方老老实实做人。

就算二人工资相当,二十万也相当于元稹小半年的工资。

请问哪位朋友愿意分你一半年薪?这样的朋友给我来一打。

元稹和白居易都在官场混得很不容易,公元年,这对难兄难弟都遭遇了事业不顺,元稹被贬为通州司马,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,二人都为对方的遭遇打抱不平。

那年三月底,元稹启程赴任,白居易一直送他到长安西边的蒲池村,两人在此借宿一晚,借酒消愁,次日才依依不舍地分别。元

稹赠诗白居易:

今朝相送自同游,酒语诗情替别愁。

忽到沣西总回去,一身骑马向通州。

白居易回复元稹:

蒲池村里匆匆别,澧水桥边兀兀回。

行到城门残酒醒,万重离恨一时来。

总之一句话,我舍不得你呀!

这年秋天,白居易被贬江州司马,听此消息,元稹气到从病床上跳起来,你可以对不起我,但不能对不起我兄弟。这段著名的打抱不平,大家在语文课本里应该听过。

《闻乐天授江州司马》

残灯无焰影幢幢,此夕闻君谪九江。

垂死病中惊坐起,暗风吹雨入寒窗。

元稹和白居易,绝对不是塑料朋友。

白居易想念元稹了,就写信给元稹:

可道眼前光景恶,其如难见故人何。

(《早春忆微之》)

原文:昏昏老与病相和,感物思君叹复歌。声早鸡先知夜短,色浓柳最占春多。沙头雨染斑斑草,水面风驱瑟瑟波。可道眼前光景恶,其如难见故人何。

元稹收到信读完,立即回复白居易:

同受新年不同赏,无由缩地欲如何?

(《和乐天早春见寄》)

原文:

雨香云澹觉微和,谁送春声入棹歌?萱近北堂穿土早,柳偏东面受风多。

湖添水色消残雪,江送潮头涌漫波。同受新年不同赏,无由缩地欲如何?

白居易给元稹写信,总有说不完的话,常常舍不得停笔,一看天都快亮了,才暂且打住:

心绪万端书两纸,欲封重读意迟迟。

五声宫漏初鸣夜,一点窗灯欲灭时。

(《禁中夜作,书与元九》)

如果你见到元稹一反常态眼泪汪汪,不必感到意外,可能是收到了白居易的快递:

远信入门先有泪,妻惊女哭问何如。

寻常不省曾如此,应是江州司马书。

(《得乐天书》)

这对好朋友,就是这样一唱一和三十多年,并且非常讲究,在专业能力上彼此促进,不是随便瞎聊。每每收到对方寄来的诗,都要仔细研究韵脚,对仗工整地进行回复。

仔细看看白居易写的《代书诗一百韵寄微之》,和元稹回复的《酬翰林白学士代书一百韵》,你就知道这对好兄弟有多变态,整整一模一样的一百个韵脚!二人把唐诗里对格律的要求发挥到了极致,真是文学素养不够,连聊天都不够资格。

《代书诗一百韵寄微之》

忆在贞元岁,初登典校司。

身名同日授,心事一言知。

肺腑都无隔,形骸两不羁。

疏狂属年少,闲散为官卑。

分定金兰契,言通药石规。

交贤方汲汲,友直每偲偲。

有月多同赏,无杯不共持。

秋风拂琴匣,夜雪卷书帷。

高上慈恩塔,幽寻皇子陂。

唐昌玉蕊会,崇敬牡丹期。

笑劝迂辛酒,闲吟短李诗。

儒风爱敦质,佛理赏玄师。

度日曾无闷,通宵靡不为。

双声联律句,八面对宫棋。

往往游三省,腾腾出九逵。

寒销直城路,春到曲江池。

树暖枝条弱,山晴彩翠奇。

峰攒石绿点,柳宛麹尘丝。

岸草烟铺地,园花雪压枝。

早光红照耀,新溜碧逶迤。

幄幕侵堤布,盘筵占地施。

征伶皆绝艺,选伎悉名姬。

粉黛凝春态,金钿耀水嬉。

风流夸堕髻,时世斗啼眉。

密坐随欢促,华尊逐胜移。

香飘歌袂动,翠落舞钗遗。

筹插红螺碗,觥飞白玉卮。

打嫌调笑易,饮讶卷波迟。

残席喧哗散,归鞍酩酊骑。

酡颜乌帽侧,醉袖玉鞭垂。

紫陌传钟鼓,红尘塞路岐。

几时曾暂别,何处不相随。

荏苒星霜换,回环节候催。

两衙多请告,三考欲成资。

运启千年圣,天成万物宜。

皆当少壮日,同惜盛明时。

光景嗟虚掷,云霄窃暗窥。

攻文朝矻矻,讲学夜孜孜。

策目穿如札,锋毫锐若锥。

繁张获鸟网,坚守钓鱼坻。

并受夔龙荐,齐陈晁董词。

万言经济略,三策太平基。

中第争无敌,专场战不疲。

辅车排胜阵,掎角搴降旗。

双阙纷容卫,千僚俨等衰。

恩随紫泥降,名向白麻披。

既在高科选,还从好爵縻。

东垣君谏诤,西邑我驱驰。

再喜登乌府,多惭侍赤墀。

官班分内外,游处遂参差。

每列鹓鸾序,偏瞻獬豸姿。

简威霜凛冽,衣彩绣葳蕤。

正色摧强御,刚肠嫉喔咿。

常憎持禄位,不拟保妻儿。

养勇期除恶,输忠在灭私。

下鞲惊燕雀,当道慑狐狸。

南国人无怨,东台吏不欺。

理冤多定国,切谏甚辛毗。

造次行于是,平生志在兹。

道将心共直,言与行兼危。

水暗波翻覆,山藏路险巇。

未为明主识,已被幸臣疑。

木秀遭风折,兰芳遇霰萎。

千钧势易压,一柱力难支。

腾口因成痏,吹毛遂得疵。

忧来吟贝锦,谪去咏江蓠。

邂逅尘中遇,殷勤马上辞。

贾生离魏阙,王粲向荆夷。

水过清源寺,山经绮季祠。

心摇汉皋佩,泪堕岘亭碑。

驿路缘云际,城楼枕水湄。

思乡多绕泽,望阙独登陴。

林晚青萧索,江平绿渺弥。

野秋鸣蟋蟀,沙冷聚鸬鹚。

官舍黄茅屋,人家苦竹篱。

白醪充夜酌,红粟备晨炊。

寡鹤摧风翮,鳏鱼失水鬐。

暗雏啼渴旦,凉叶坠相思。

一点寒灯灭,三声晓角吹。

蓝衫经雨故,骢马卧霜羸。

念涸谁濡沫,嫌醒自歠醨。

耳垂无伯乐,舌在有张仪。

负气冲星剑,倾心向日葵。

金言自销铄,玉性肯磷缁。

伸屈须看蠖,穷通莫问龟。

定知身是患,应用道为医。

想子今如彼,嗟予独在斯。

无憀当岁杪,有梦到天涯。

坐阻连襟带,行乖接履綦。

润销衣上雾,香散室中芝。

念远缘迁贬,惊时为别离。

素书三往复,明月七盈亏。

旧里非难到,馀欢不可追。

树依兴善老,草傍静安衰。

前事思如昨,中怀写向谁。

北村寻古柏,南宅访辛夷。

此日空搔首,何人共解颐。

病多知夜永,年长觉秋悲。

不饮长如醉,加餐亦似饥。

狂吟一千字,因使寄微之。

《酬翰林白学士代书一百韵》

昔岁俱充赋,同年遇有司。

八人称迥拔,两郡滥相知。

逸骥初翻步,鞲鹰暂脱羁。

远途忧地窄,高视觉天卑。

并入红兰署,偏亲白玉规。

近朱怜冉冉,伐木愿偲偲。

鱼鲁非难识,铅黄自懒持。

心轻马融帐,谋夺子房帷。

秀发幽岩电,清澄隘岸陂。

九霄排直上,万里整前期。

勇赠栖鸾句,惭当古井诗。

多闻全受益,择善颇相师。

脱俗殊常调,潜工大有为。

还醇凭酎酒,运智托围棋。

情会招车胤,闲行觅戴逵。

僧餐月灯阁,醵宴劫灰池。

胜概争先到,篇章竞出奇。

输赢论破的,点窜肯容丝。

山岫当街翠,墙花拂面枝。

莺声爱娇小,燕翼玩逶迤。

辔为逢车缓,鞭缘趁伴施。

密携长上乐,偷宿静坊姬。

僻性慵朝起,新晴助晚嬉。

相欢常满目,别处鲜开眉。

翰墨题名尽,光阴听话移。

绿袍因醉典,乌帽逆风遗。

暗插轻筹箸,仍提小屈卮。

本弦才一举,下口已三迟。

逃席冲门出,归倡借马骑。

狂歌繁节乱,醉舞半衫垂。

散漫纷长薄,邀遮守隘岐。

几遭朝士笑,兼任巷童随。

苟务形骸达,浑将性命推。

何曾爱官序,不省计家资。

忽悟成虚掷,翻然叹未宜。

使回耽乐事,坚赴策贤时。

寝食都忘倦,园庐遂绝窥。

劳神甘戚戚,攻短过孜孜。

叶怯穿杨箭,囊藏透颖锥。

超遥望云雨,摆落占泉坻。

略削荒凉苑,搜求激直词。

那能作牛后,更拟助洪基。

唱第听鸡集,趋朝忘马疲。

内人舆御案,朝景丽神旗。

首被呼名姓,多惭冠等衰。

千官容眷盼,五色照离披。

鹓侣从兹洽,鸥情转自縻。

分张殊品命,中外却驱驰。

出入称金籍,东西侍碧墀。

斗班云汹涌,开扇雉参差。

切愧寻常质,亲瞻咫尺姿。

日轮光照耀,龙服瑞葳蕤。

誓欲通愚謇,生憎效喔咿。

佞存真妾妇,谏死是男儿。

便殿承偏召,权臣惧挠私。

庙堂虽稷契,城社有狐狸。

似锦言应巧,如弦数易欺。

敢嗟身暂黜,所恨政无毗。

谬辱良由此,升腾亦在斯。

再令陪宪禁,依旧履阽危。

使蜀常绵远,分台更崄巇。

匿奸劳发掘,破党恶持疑。

斧刃迎皆碎,盘牙老未萎。

乍能还帝笏,讵忍折吾支。

虎尾元来险,圭文却类疵。

浮荣齐壤芥,闲气咏江蓠。

阙下殷勤拜,樽前啸傲辞。

飘沈委蓬梗,忠信敌蛮夷。

戏诮青云驿,讥题皓发祠。

贪过谷隐寺,留读岘山碑。

草没章台址,堤横楚泽湄。

野莲侵稻陇,亚柳压城陴。

遇物伤凋换,登楼思漫弥。

金攒嫩橙子,瑿泛远鸬鹚。

仰竹藤缠屋,苫茆荻补篱。

面梨通蒂朽,火米带芒炊。

苇笋针筒束,鯾鱼箭羽鬐。

芋羹真底可,鲈鲙漫劳思。

北渚销魂望,南风著骨吹。

度梅衣色渍,食稗马蹄羸。

院榷和泥碱,官酤小麹醨。

讹音烦缴绕,轻俗丑威仪。

树罕贞心柏,畦丰卫足葵。

坳洼饶尰矮,游惰压庸缁。

病赛乌称鬼,巫占瓦代龟。

连阴蛙张王,瘴疟雪治医。

我正穷于是,君宁念及兹。

一篇从日下,双鲤送天涯。

坐捧迷前席,行吟忘结綦。

匡床铺错绣,几案踊灵芝。

形影同初合,参商喻此离。

扇因秋弃置,镜异月盈亏。

壮志诚难夺,良辰岂复追。

宁牛终夜永,潘鬓去年衰。

溟渤深那测,穹苍意在谁。

驭方轻騕袅,车肯重辛夷。

卧辙希濡沫,低颜受颔颐。

世情焉足怪,自省固堪悲。

溷鼠虚求洁,笼禽方讶饥。

犹胜忆黄犬,幸得早图之。

再好的朋友,也有面临离别的一天,

有的是走着走着走散了,从此成为陌路,

有的是生命走到了尽头,再也不能共同进退了。

公元年,元稹病逝于武昌,消息传来,白居易哭了。

今在岂有相逢日,未死应无暂忘时。

从此三篇收泪后,终身无复更吟诗。

始以诗交,终以诗诀,白居易为他最好的朋友元稹写下祭文:

死生契阔者三十载,

歌诗唱和者九百章,

播於人间,今不复叙。

今日再读“元白”诗,可叹人生得一知己足矣。

有一种朋友,叫元稹和白居易。

后话:

元稹与白居易同科及第,结为终生诗友,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,世称"元白",形成"元和体"。诗词成就巨大,言浅意哀,扣人心扉,动人肺腑。乐府诗创作受到张籍、王建的影响,"新题乐府"直接缘于李绅。代表作有传奇《莺莺传》《菊花》《离思五首》《遣悲怀三首》等。现存诗八百三十余首,收录诗赋、诏册、铭谏、论议等共卷,留世有《元氏长庆集》。

01.大家说元稹

白居易说:

《酬微之》

"声声丽曲敲寒玉,句句妍辞缀色丝。"

《重寄微之诗》云:

"诗到元和体变新,自注云:众称元白为千言律,或号元和格"。

《余思未尽加为六韵重寄微之》:"制从长庆辞高古。"

杜牧《唐故平卢军节度巡官陇西李府君墓志铭》:

"当时巴蜀江楚间洎长安中少年,递相仿效,竞作新词,自谓元和体诗。"

《旧唐书·白居易传》曰:"元之制策,白之奏议,极文章之壶奥,尽治乱之根。"

02.大家说白居易

唐宣宗有吊白居易诗:“缀玉联珠六十年,谁教冥路作诗仙。浮云不系名居易,造化无为字乐天。童子解吟长恨曲,胡儿能唱琵琶篇。文章已满行人耳,一度思卿一怆然。”此诗可作为白居易一生的概括。

新唐书对白居易的人品则给予极高的肯定:“观居易始以直道奋,在天子前争安危,冀以立功,虽中被斥,晚益不衰。当宗闵时,权势震赫,终不附离为进取计,完节自高。而稹中道徼险得宰相,名望漼然。鸣呼,居易其贤哉!”

苏轼曾提出“元轻白俗”的说法,对元白的诗风颇有微词。然而后来却常以白居易自比,例如“定似香山老居士,世缘终浅道根深。”又如“予去杭十六年,而复来留二年而去。平生自觉出处老少粗似乐天,虽才名相远,而安分寡求亦庶几焉。”苏轼对白居易的诗作,也有“白公晚年诗极高妙。”的评语。

元好问:“并州未是风流域,五百年中一乐天。”在《论诗三十首》“一语天然万古新”句下,元好问自注:“陶渊明,晋之白乐天。”

和为贵吧

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ausmoerben.com/xscs/168191.html


当前时间: